感觉通泰方言离官话差别巨大,怎么不划到吴语区呢?

haiyicha haiyicha
424
2022-05-28
严格意义上讲,通泰方言自成一体,或者“不成一体”。因为通泰地区的地处长江下游,由长江冲击而成,所有人口皆外迁而来,人口来源复杂,方言众多,经过近千年的融合发展,才形成目前的发言体系,故与吴方言有本质的区别! 吴方言的发音标准有几十条同音线,分布在丹徒丹阳通州海门如东等...

严格意义上讲,通泰方言自成一体,或者“不成一体”。因为通泰地区的地处长江下游,由长江冲击而成,所有人口皆外迁而来,人口来源复杂,方言众多,经过近千年的融合发展,才形成目前的发言体系,故与吴方言有本质的区别!

吴方言的发音标准有几十条同音线,分布在丹徒丹阳通州海门如东等地,一般来说,交界带发音都呈现过渡状态,越往北吴方言的一些主要特征越少,所以吴方言会采用几个标准,来确定最终边界,泰州和南通虽然有吴方言的一些元素,但是很少,不可能被划入

答题区已有音韵学专业人士的解答,也来拉拉杂杂说几句。

汉语方言研究一般从语音、语汇(词汇)、语法、语调(音调调值变调)等四方面特征比较。

语音最核心,通泰方言(可扩大至江淮方言)区别于吴语,主要也是语音(声母韵母)特征上的显著差异。比如吴语里大范围的麻韵高化这一特征,文献资料显示,麻韵高化并非永嘉移民之后的发展变化,南朝时就已经发现江南庶语这个共性特征,而江淮地区除了南通话,并不见这一特征,已故音韵学家郑张尚芳曾说过,ɑ韵越多的方言越古老,通泰方言里(南通方言除外)的ɑ韵尤其在入声韵里保留最多(不输于粤语),可见他的来源不是吴语。反之,既然是移民导致,通泰方言里同时又存在大量的与吴语特征一致的语音,尤其地名里,比如泰州地区有个湖南村,其读法“吴孪”,有“樊汊”读作“樊川”,有宋代的泰宁桥读作“大林桥”,等等这些都无可辩驳地表明,吴语在江北的褪去年代并不遥远。

通泰语音里最独立区别于周边吴、淮的,就是全浊送气,已有学者系统阐述过这样的观点,就是中古两次北人南下大移民,永嘉南渡以及唐末五代,以西北关中晋南京洛一带方言(全浊送气)对吴语的压缩包围,形成了切断吴楚的江西通道,并在吴语周边逐渐形成通泰、徽语、赣语(驻留江西的客家)、瓯语。通泰语正是当年从西北南下江东后、因为通泰地区边鄙安宁、驻留在江北没有继续南下江西的那拨族群。

通泰方言内部,南通话为什么也不能和泰州交流?通泰之间交流主要障碍粗略言之,主要就是南通的麻韵高化这一语音特征,当然也有其他比如语调等差别,这与南通话的历史形成有关,简单说,南通话是在唐代由泰州话与常州话杂交形成,而毗陵吴语在南通话形成初期占据官方地位。而南通更地处边缘,一边至今保留了最系统的全浊清化送气区别于吴语、淮东,一边麻韵高化这一吴语特征区别于泰州,导致两边都不能沟通。

至于吴语的浊音,有越来越多的观点认为,浊音这一语音现象并不是高大上的老古董,在实际发音当中,通泰方言也有浊音遗存,比如衣裳、炮仗、粽箬,也有自身发展出来的浊音,吴语跟通泰的沟通障碍更多时候并非因为浊音有无,只是单纯学术特征上的划分依据。赣语的浊音更多,只是历史遗存的多寡。

词汇方面,江淮方言是最接近吴语的,这是江淮方言尤其通泰方言归属吴语的证据上的最大疑惑,这反映了通泰方言的底层,即使有长江天堑隔绝千余年,起码七层上的词汇与吴语一致,如果从文化底层角度看,比如吴语“阿拉”即“我侬”音变,南通称“我哩”,泰州“吾徠”与温州部分地区一致,这一侗台语第一人称复指遗存,都指向通泰的吴语历史渊源。词汇上,江淮话是可以归属吴语的,江淮文化本身就是泛吴文化,底层有千丝万缕的切不断的联系,哪怕淮西的合肥街头的女孩,也不会说抹化妆品,而是说成搽脸,见证北人南下之前,江淮地区是与江南一致的吴语民系,尽管后世融合洗刷,依然改变不了吴文化底层。当然文化与民系概念太复杂,与语言不完全是一回事,从更长的历史空间维度看,江淮文化是吴文化的析出或分支,吴文化不只是局限于太湖流域或者说吴语的族群文化。

语法方面,有吴语学者的论文对通泰方言的吴语归宿问题作过语法论证研究。通泰底层会话基本上与吴语一致,而不同于淮东的北京式语法,还有太多的语法细节并没有被学者所归纳研究,从普通受众角度看,比如吴语常见的词尾语助“格”,区别于北方话“的”,通泰两种并用,处过渡状态,比如“你轻轻的来”,一说“你轻轻格来”,不胜弥举。语法上,通泰归宿吴语是没有问题的,归宿官话是不恰当的。

语调是方言沟通与否的最重要特征,也是研究最少的语言规律。你对另一种方言的亲疏感与理解度,很大程度上优先由语调决定,有学者的零散论文比较论证通泰与关中晋南的一致,其他更多涉及语调的历史演变,没有权威性的系统定论。在方言四大要素中,语调的发展变化最慢,由此它所暗含的方言基因最持久。也有人提出语调与移民的关联,溯源中古大移民的关中话调值的方言分布,在吴语周边包括吴语内部边缘,赣语昌江流域,徽语西部,南京的宣吴,皖江,通泰,阴平阳平调值上的更多一致性,映证南朝时期的来自关中地区的官方通语对下江的影响。反过来,通泰语调与吴语和淮东也有着显著差异,说明民系来源不同,或者历史时间点不同,比如客赣移民从江西一线撕开了吴楚古吴语,而宋元以降,汴京话北京话又从淮扬大运河一线覆盖了南朝通语的扬子江。导致了通泰方言的隔绝形成,既区别于吴语,同时又差异于淮东洪巢江淮话。

回头再看神奇的全浊音送气,其实能够看到从通泰到整个江淮官话区再到西南官话,由东往西全浊送气并不是完全突变消失,而是递减,淮扬盐底层仍有大量送气音,而深受下江官话影响的西南官话方言里也存在零星的送气,比如成都话跪柜读亏,说明中古随着北方政权中心从长安洛阳往东到开封往北到北京的迁移,南下的中古西部官话逐渐被后来的中原东部官话和北京官话的逐渐渗透覆盖。而客赣以及吴语周边一圈的送气特征因为地处僻远而得以保存。

以上,通泰方言既保留着古吴语乃至吴语的底层,又保留着中古北方话底层,划入吴语显然不合适,划入受北京话影响明显的江淮官话也勉为其难,其实一直以来,有许多学者观点已经把通泰方言重新归入类似徽语独立地位的小方言。

南通城区话和如泰是不一样的,不互通。其南三县更是确确实实的吴语区。所以不能叫通泰方言,而是如泰方言!南通城区话比较接近通东话,应该算是吴语区的一个孤岛特例。

其他相关 RELEVANT MATERIAL
《太阳的颜色故事》告诉我们有什么收获?

《太阳的颜色故事》告诉我们有什么收获?

haiyicha haiyicha
581
2022-05-28
从太阳颜色的故事,我们可以学习到以下两点: 第一,从小鸟、小蜜蜂、小青蛙到彩虹阿姨的回答,学习到太阳光是如何组成的简单科学知识; 第二,寓意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特点,能力的大小和方向都是不同的,就如同每个人看到不一样的颜色。要善于学习被人的长处,就像彩虹阿姨一样,汇聚七彩......
你都听过哪些搞笑的方言?

你都听过哪些搞笑的方言?

haiyicha haiyicha
487
2022-05-28
杈龙,(窗户)。壁龙(墙壁),廊厂(住房),百,鸟,(都是不)。黑猪也是骂一个特定县的所有人。这是岳阳的方言。还有一个特定的字,一般人也不认得"筻口镇"的筻字。称婚外情,用亲家母,或叫画胡子。 方言遇到不懂话(普通话)就成为一个笑话,下面我来分享两则,逗大家开心开心:......
岳阳方言是北方话还是湘方言?

岳阳方言是北方话还是湘方言?

haiyicha haiyicha
172
2022-05-28
岳阳汨罗湘阴方言属于湘方言,平江地区接近赣语片区,华容口音属于西南官话。岳阳县口音属于赣湘结合方言 岳阳汨罗湘阴方言属于湘方言,平江地区接近赣语片区,华容口音属于西南官话。岳阳县口音属于赣湘结合方言......
方言最多的省份是湖南省吗?

方言最多的省份是湖南省吗?

haiyicha haiyicha
543
2022-05-28
湖南历史悠久,自古以来就是一个多民族居住地,古时候湖南远离政治权力中心,一直被视为蛮荒地带,是流放犯人的首选之地。 湖南多山环绕,交通不便,古代的战乱移民等因素让湖南成为一个方言极为复杂的地方,因此在湖南也有了十里不同音,百里不同语的特点,有些地区相邻村的口音都不尽同,......
听不懂当地的方言是种什么样的体验?

听不懂当地的方言是种什么样的体验?

haiyicha haiyicha
964
2022-05-28
我觉得听不懂当地的方言也蛮有趣的 我来自福建省。福建省呢,有非常多的方言。可以说是方言大省,方言多到你难想象。有的时候就在隔壁村,却说的两种语言,两个村的人互相听不懂对方说的话。 我上大学的时候呢,宿舍里的同学都是来自五湖四海,当然福建省的占居多。但是说的方言真是多的......
南通话到底算吴语还是江淮官话。假如算江淮官话,外地人又听不懂?

南通话到底算吴语还是江淮官话。假如算江淮官话,外地人又听不懂?

haiyicha haiyicha
420
2022-05-28
以崇川为代表的南通话,既不是江淮话又不是吴语,而是突欮话。元朝时金兀术把蒙古的强奸卖淫杀人放火等刑事罪犯押到江头海尾的南通流放,形成了今天的南通小方言。越战其间,曾用南通崇川及高淳话进行步话对讲,敌放无人能译。 南通话属于江淮话向吴语的渐变区,南通市区通常有“南通话”......
评论 SAY SOMETHING
年度爆文